“山寨联合国”的证书生意火爆 直销企业成为常客 | 直销100
2019/04/22

“山寨联合国”的证书生意火爆 直销企业成为常客

据广州《南方周末》报道,诸如名人录、纪念邮票之类的“奖状经济”,曾经是套取中老年群体钱财的初级形式。现在,一些山寨机构打着“联合国”的旗号,进行包装、宣传,把卖证书当作一门生意来经营。

01

“就像你注册一个QQ号、微信号一样,你不能就说自己是腾讯公司的吧”。

在这些颁奖机构的口袋里,荣誉奖章类的生意主要是面向个人销售,而产品认证类的生意面向企业,其中,直销企业贡献了这类业务的大部分业绩。

近来,“六小龄童体”爆红网络,网友玩起全民“接哏”游戏,扒出影视演员六小龄童越来越多的“黑历史”。其中,六小龄童荣获过“联合国和平大使”的一段往事,被反复提及。

六小龄童在2015年7月6日的微博上曾发布一则消息,“法国时间昨天下午四时许,我从尼斯市副市长手中接过由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总部、尼斯市政府颁发的‘和平大使’荣誉证书”。

据媒体报道,给六小龄童颁发证书的布朗博士,曾在联合国北美办公室工作,但是早已离任,颁奖机构的名字与联合国相近,实际上与联合国没有任何关系。

诸如名人录、纪念邮票之类的“奖状经济”,曾经是套取中老年群体钱财的初级形式。现在,一些山寨机构打着“联合国”的旗号,进行包装、宣传,把卖证书当作一门生意来经营。

在买奖、卖奖的链条中,直销企业成为常客,获取“联合国”认证,也成为这些企业营销手法的标配。

“交钱就可以入会”

给六小龄童颁发荣誉的机构名叫联合国友好协会(Friends Of The U.N),协会主席诺尔·布朗(Noel Brown)自称为联合国官员。

据多家媒体报道,联合国友好协会发出的证书包括,给歌手王蓉颁发过的“联合国最佳华语流行音乐大奖”和“联合国友好大使”,为活佛白玛奥色授予过的“联合国友好使者”等各个门类的奖项。

据财新报道,诺尔·布朗确实曾在联合国工作过,1980年代担任联合国环境规划署北美办公室的负责人。不过,联合国环境规划署回应,诺尔·布朗早已于1980年代离职,联合国友好协会也是一个独立于联合国的组织。

与联合国友好协会名称相近的联合国华人友好协会,同样玩了一把文字游戏。

“我们就是联合国的,你交钱,交钱就可以入会。”2019年1月14日,一位自称名叫查尔斯的“联合国华人友好协会”秘书长,在朋友圈晒出系列“高端”照片——英国查尔斯王子慈善晚宴、奥斯卡颁奖礼、股神巴菲特见面会、美国前总统小布什演讲,以及纽约时装周等等国际活动依次排列。

联合国华人友好协会的中文网站显示,秘书长查尔斯姓李,是创办联合国华人友好协会的“第一人”。

查尔斯长着一副华人面孔,他告诉南方周末记者,联合国华人友好协会是联合国的下属机构,如果成为协会的理事会成员,就有机会参加他在朋友圈里发出来的那些国际活动,“这样的机会很多”。

入会的“好处”不只这些,随后,查尔斯列举了理事会成员权益,以及加入联合国华人友好协会的条件。他介绍,成为理事会成员,可以颁发联合国华人友好协会理事聘书及铜牌,为理事单位网站提供免费链接和宣传。

理事会成员只是最简单的合作模式。如若升级为常务理事,可提供企业家形象包装、品牌推广等个性化服务,任期内每年推荐参加三次,“配合党和国家领导人”的高端出访活动;再进一步升级成协会副主席,颁发聘书和副主席单位铜牌,并享有任期内的社交身份和荣誉宣传。

副主席任期内,同样推荐参加高端出访活动,服务升级的地方在于:可依据副主席单位的日程或出访需求,“灵活调整或顺延出访活动”。免费组织产学研讨、自主创新成果、产品推广、年会以及新闻发布会,根据需要,协助邀请政府官员、专家、学者担任企业的顾问。

权益不同,价码自然高低有别。“价格列得很清楚,你可以根据需求,自己选择。”查尔斯开列了“明码标价”的价目表,其中,会员价为3000元(人民币,下同),2万元当副秘书长,副理事价格为5万元,常务副理事10万元,副主席20万元。常务主席与分会主席价格最高,为50万元。

联合国华人友好协会官网介绍,他们是在联合国官方网站上注册的NGO。但实际上,“在联合国官网注册”与“是联合国的机构”,完全是两个概念。

清华大学NGO研究所副所长贾西津表示,联合国对NGO的态度比较灵活、开放,注册门槛非常低,只要是一个合法、正式成立的NGO,都可以在联合国的民间组织数据库中进行注册,“就像你注册一个QQ号、微信号一样,你不能就说自己是腾讯公司的吧”。

联合国的数据库中,大概有两三万家NGO进行了注册登记,注册后,数据库提供各个机构的基本联系方式。即便如此,南方周末记者查询了这一民间组织数据库,也没能找到联合国华人友好协会的名字。

查尔斯在开列的价目表当中,附送了汇款方式,账户抬头为“北京和平友好企业管理有限责任公司”,工商资料显示,这是一家注册在北京朝阳区的私营公司。

复旦大学国际问题研究院副院长、联合国研究中心执行主任张贵洪解释,一些山寨组织在联合国LOGO的基础上,设计出自己的标识,用于其它用途,联合国也没有精力追究。他向南方周末记者介绍,联合国有几十个正式下属机构,而NGO最多只能获取“咨商”地位。

可疑的公益基金

企业形象包装、推广,以及参加“高端”外事活动,是这些打着“联合国”旗号的机构吸引企业的主要卖点。

一家名为中国世界和平基金会的组织,就自称是从事民间外交和金融公益的大型国际组织,被国际社会誉为“小联合国”,与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展开合作。它们也可以为企业提供形象包装、提升的服务项目。

中国世界和平基金会的项目基金负责人高丽荣介绍,成为他们的理事单位后,便有机会参加基金会的高端外事活动,也可以以冠名的形式,主动发起活动,不过,“先要交钱入会,成立项目基金”。

基金会下设医药、艺术与音乐、科学技术与技能、服装与服饰等等10个板块,企业可以根据自身定位,设立相关公益基金。成立项目基金的门槛,要比加入联合国华人友好协会高出不少。

高丽荣说,100万元起投,此后,可以根据企业需求,进行商务上的拓展,“比如,想在哪个国家办活动,就把该国的大使找来参与”。不过,基金会规定,100万元的项目基金,必须在一年之内花完。

中国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全国委员会是由教育部牵头领导的跨部门政府机构,归口负责中国与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之间的合作事务。该委员会回应南方周末记者称,中国世界和平基金会是一家在香港注册的机构,教科文组织只是与其一起举办过摄影展的活动,并没有关于公益基金方面的合作。在中国境内,教科文组织也没有与任何机构有过公益基金的合作。

据查询,公安部下属的“境外非政府组织办事服务平台”网站没有关于中国世界和平基金会的备案信息,民政部下属的“中国社会组织公共服务平台”网站以及“慈善中国”网站,也没有中国世界和平基金会的信息。

据《境外非政府组织境内活动管理法》第二十五条规定,境外基金会代表机构不得在中国境内组织募捐活动。

清华大学NGO研究所副所长贾西津介绍,境外基金会在境内的活动受到一定限制,不过限制规定不算特别严厉,但是一旦涉及募款行为,管理便十分严苛,境外NGO不可以在国内展开募款活动。

中国世界和平基金会的办公场所,位于朝阳区三元桥附近的京润水上花园的一间别墅,官网介绍,李若弘为中国世界和平基金会的主席,也是京润水上花园的创始人。

工商资料显示,京润水上花园的开发商为北京京润房地产有限公司,李若弘为北京京润房地产有限公司副总经理。此外,他还是北京京润房地产有限公司物业管理分公司、北京吉润投资基金管理有限公司等多家公司的高管。

陈光标也曾上过这种打着联合国旗号的公益基金的当。

2014年,陈光标对外宣传说,一个名叫中国全球合作基金会(China Foundation For Global Partnership)的机构主席唐纳修(Patrick Donohue),向他颁发了“世界首善”荣誉证书。证书下边写着一行英文小字,“联合国授予陈光标先生世界和平形象大使及世界首善荣誉称号”。不过,证书拼写的联合国为“United Nation”。

很快,联合国官方微博回应称,联合国的英文名称应该是“United Nations”,而不是“United Nation”,山寨名字比正版名字少了一个“S”。

“我可能上当受骗了。”陈光标曾向多家媒体透露,他是赞助了3万美元之后,才得到的“联合国认证”的世界首善称号。

“直销”公司情有独钟

卖证书、吸纳会员的生意其实由来已久,这些机构尤其喜欢向老年人兜售。

张显球是广东省佛山市的一位古生物学爱好者,从地质勘探队退休之后,他迷恋上化石标本的寻找、收集,并撰写古生物方面的文章,渐渐小有所成。2014年前后,他的事迹陆续被当地媒体报道,此后,雪花般的评奖函、征集函,蜂拥而至。

“我是得过很多荣誉,但都是虚名而已。”这些信件络绎不绝,几乎每个月都有,分别由各式各样的协会、组织寄来,来函说,决定颁给张先生各项荣誉证书,但是要支付一定的工本费、手续费。张显球对南方周末记者说,他挑选了一些感觉分量较重的荣誉,汇款过去。

在一桌子荣誉证书中,有本收录他事迹的名人录《永远的旗帜:新时代先锋人物》,由“世界华人文化名人协会”编著。2016年,民政部公布的第九批“离岸社团”“山寨社团”名单中,世界华人文化名人协会榜上有名。

其中,一个号称为联合国科教文组织批准授予的“世界当代八大文化圣贤”,获奖人数远远超过了8个。

张显球介绍,一个奖项需要承担的费用,少则几百块,多则上千,“钱不是特别多”。他几乎没有质疑过这些证书、机构的真实性,不过找上门的奖太多,只能有所选择,“买不买随自己”。每当有客人登门拜访,张显球就把他积攒多年的荣誉证书拿出来,一一展示。相对而言,更多“名人”喜欢在网上晒出自己的荣誉。

在这些颁奖机构的口袋里,荣誉奖章类的生意主要是面向个人销售,而产品认证类的生意面向企业,其中,直销企业贡献了这类业务的大部分业绩。

多家媒体报道显示,鼎鼎的某直销企业,曾荣获过“联合国生态安全委员会”与“国际生态安全科学院”联合颁发的“国际生态安全最佳企业”荣誉称号。但联合国的下属组织中,并没有“联合国生态安全委员会”与“国际生态安全科学院”两家机构。

与天狮集团并列为天津直销行业三驾马车之一的天士力集团,同样对联合国认证情有独钟。官网介绍,董事长闫希军是公司的灵魂人物,被誉为我国“现代中药”的旗手。

在一长串荣誉奖章中,来自“联合国”的褒奖格外突出。多处关于闫希军的人物报道提及,早在1998年,闫希军就得到了“联合国和平使者”的殊荣。

据悉,联合国和平使者皆为从艺术、文学、音乐和体育领域精挑细选的杰出人士,由联合国秘书长任命,1998年“和平使者”项目启动,最初任期为两年。现任联合国和平使者全球只有13人,为莱昂纳多·迪卡普里奥、爱德华·诺顿、郎朗等名人,没有闫希军的名字,而1998年任命的联合国和平使者为拳王阿里等人,同样没有闫希军的名字。

除了直销企业外,赤裸裸的传销、非法集资活动,也同样打着“联合国”的招牌。

早在2012年,据广州《南方都市报》报道,深圳的国宏国际集团董事长、总裁赵胜利,因涉嫌非法集资被抓,涉案金额超过10亿元,涉及受害群众超过6万人。在发给投资者的宣传资料中,国宏国际方面称,赵胜利在联合国千年计划共盟总公司、联合国世界和平协会等国际组织身兼要职。“联合国”成为赵胜利标榜实力的宣传卖点。公司前台大厅墙上,打着“联合国世界和平协会联络处”的金色招牌。

来源:侨报网 (责编:liuxinyue)

关注直销100官方微信公众账号:搜索“DS100”或扫描下面的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