拉人头赚奖励,你做的是分销电商,还是变种传销? | 直销100
2019/05/23

拉人头赚奖励,你做的是分销电商,还是变种传销?

拼多多来势凶猛,也令众多企业重视“拼购”模式。继京东拼购、苏宁拼购上线后,前不久,国美推出了国美美店,表示正式进军社交电商领域。来自国美方面的数据显示,国美美店自2018年7月开始试运营,截止到2018年12月,已实现年GMV超过20亿元,累计服务用户超过190万,为42万美店店主带来了超过2亿元的共同收入。

近两年,社交电商进入大众视野,从分享至微信朋友圈的“砍价”模式,到之后出现的拼购,利用社交流量提高电商成交量是社交电商的核心价值。不过,以环球捕手、云集微店、贝店、达令家等为代表的分销开店型社交电商平台,凭借微商分销模式快速崛起,但野蛮生长、层级不清、良莠不齐,其是否涉嫌传销,争论和质疑声一直不断。

01

面目模糊的分销电商

来自电子商务研究中心数据显示,2018年,社交电商融资总金额超过200亿元,涉及B2C类1家、拼团类1家、服务商类3家、S2b2C类3家。2018年电商类App增速TOP10中,社交电商占比超过一半……

2019年已经拉开帷幕,在国美发力社交电商之前,以腾讯、阿里为代表的互联网巨头早已经开始布局,社交电商这种过去“不被看到”的模式,现在俨然成为电商行业的标配。可以预测,2019年社交电商将会是百花齐放,今年也会有更多的新场景的突破和新物种的出现。

但风口之中,鱼龙混杂,争议也因此从未间断。

值得注意的是,社交电商中以云集、环球捕手、贝店、达令家等为代表的分销开店型社交电商平台,更是被不少人诟病。

这些分销型电商自称以S2B2C模式,购买数百元不等的入会商品即可成为店主,通过店主自买,以及发展下线或者直接开拓C端顾客。

通过这种模式,分销型电商一边享受着社交流量的变现红利,同时以分销的方式在各地招商,分销型电商开始在微信群和朋友圈之间大行其道,迅速收割了一大批用户。

不过,不少业内人士认为,部分分销电商是以社交电商之名行网络传销之实。

以达令家为例,上游新闻记者调查后发现,这家名义上靠分享商品获得提成的“社交电商平台”,实质上是以发展新店家为名,重金奖励“拉新”个人或团队,且激励政策层层递进,一个“运营管家”销售一款399元的商品,发展一个新店主,最高可提成200元。

记者以新手的名义,联系上一位重庆本土的达令家老店家。上述店家告诉记者,想要成为平台店主,不需要资质审核,也没有繁琐流程,只需支付399元购买指定商品,就能成为达令家平台上的一名店主。

可以说,发展新店主的运营模式,达令家有一套详细的“激励”规则。记者从相关人士手里拿到一份来自店主社交群的资料显示,不同“等级”店家的收益情况:普通店主每推广1名新店主入驻,即可获得“奖励”100元;推广店主人数一旦超过15人,即晋升为“服务管家”,发展新店主的奖励上涨至150元/人;同时,这些新店主还可以去继续招募,一层一层下线累积起来,整个“团队”招募的新店主规模超过600人,“团长”便可再次升级为“运营管家”, 直接发展新店主的奖励上涨至230元/人。

这种拉人头的高额收益,是不少平台的普遍手法。

根据公开资料查询,要想成为贝店的店主,入门需要缴纳398元的开店费用,就像购买了一个大礼包。而贝店的宣传资料显示,销售贝店商品的佣金在10%~40%。

但赚商品佣金却不是贝店最赚钱的渠道,诸多贝店店主在朋友圈、百度贴吧、知乎等平台广发贝店邀请码背后,“按人头收费”才是贝店最赚钱的生意。

贝店的宣传海报上显示,普通店主招募一个店主可以得100元,并且能获得招募人购买产品的10%~40%作为收益;如果能招募20人称为店主,就会升级为金牌店主,这样招募一个店主的收益将翻倍,达到200元;如果成为特约店主,增额收益还将增加40元,达240元……可以说这种拉人头的模式在分销电商比比皆是。

分销电商的”传销”风险

从拉人头到高价卖商品,不少平台被质疑传销。根据《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公安部关于办理组织领导传销活动刑事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意见》中对传销的定义:“以推销商品、提供服务等经营活动为名,要求参加者以缴纳费用或者购买商品、服务等方式获得加入资格,并按照一定顺序组成层级,直接或者间接以发展人员的数量作为计酬或者返利依据……其组织内部参与传销活动人员在30人以上且层级在3级以上的,应当对组织者、领导者追究刑事责任。”

在中国政法大学知识产权研究中心特约研究员赵占领看来,“判断披着‘互联网+’外衣的‘新模式’是否属于传销,可看其是否具备以下主要特征:是否需要交纳或变相交纳入门费;是否分层级,直接或间接发展下线;是否根据下线获利,上线直接或间接从发展的下线人员数量或销售业绩中计提报酬或‘返佣’。”

无论是在达令家还是贝店的官网上,上游新闻记者没有找到任何一处对所谓营销模式的说明,但从多个渠道获得的不同服务商宣讲资料基本与上文一致,从店主—服务管家—运营管家,层层分级,层层提成。事实上,类似的经营模式在行业内并非个案。

云集微店更是堪称为此类模式的“鼻祖”,其前运营主体“浙江集商网络科技有限公司”曾在2017年因违反传销禁止条令被工商部门行政处罚。监管部门认为,云集微店的行为违反了《禁止传销条例》第七条的一些情形,属于传销违法行为。

社交电商呼唤规范经营

社交电商之所以具备如此魅力,就是因为它对传统电商进行了更多的去中间化处理。

拼多多的成功无疑证明了社交电商的成功,这种通过去中间化,社交电商获得了更多的红利,社交电商平台再与上游供货商、下游卖家分食这些红利,由此开启了人们不断拥抱社交电商的全新时代。

当下很多的社交电商平台都在主打货源的工厂直供,厂家直接发货。但是,当社交电商平台与厂家之间的谈判不是对等的时候,如何保证上游供货商的品质,如何控制商品质量成为决定社交电商究竟能够走多远的关键。从目前的情况看,一些社交电商仅仅将供应商聚拢到一起,但是对于如何把控质量依然没有一个明确的概念。更多的时候,靠的是自身的口碑来为商品做信用背书。

就在前不久,瑞银发布的调查结果显示,平台声誉是拼多多的主要短板,这主要出于公众对于拼多多平台山寨、伪劣商品问题的既有成见。要知道,拼多多上市以来,质疑其山寨、假货横行的报道从未间断,就是因为其对平台产品监控的力度不足所致。

业内分析人士指出,尽管拼多多一致在强化打假,但是段时间内还是无法改变公众的看法。“传销、微商、分销体系、利益诱导、货物品质等问题的存在与关联,构成了如今大众脑海中社交电商的原罪。”上述分析人士比表示。

一个风口的形成,必定会有众多的追随者。类似玩法的玩家众多,电子商务研究中心主任曹磊认为,如今社交电商竞争进入下半场,本身同质化现象严重,加上巨头们的挤压,如没有模式和产品的创新,价格厮杀必然十分惨烈

淘宝、苏宁、小米、京东、国美……巨头们的触角已经伸到社交电商领域,你来我往互不相让,各家凭借着自身优势抢占着社交电商的高地,丝毫不掩饰自己的野心。

邻邻壹联合创始人兼副总裁张颖诗表示,社区拼团是以社区为单位,人与人之间的联系是这个模式的关键。社交电商未来比拼的是在供应链的水平,产品的质量、性价比、服务才是他真正的核心,能够洞察满足用户群体不断变化的消费需求的平台,才有可能在未来竞争中笑到最后。”

来源:上观新闻 (责编:liuxinyue)

关注直销100官方微信公众账号:搜索“DS100”或扫描下面的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