卖股抛商铺 “催肥”利润 交大昂立巨亏之下进军养老业底气何来? | 直销100
2019/06/19

卖股抛商铺 “催肥”利润 交大昂立巨亏之下进军养老业底气何来?

在A股,靠出售手中股票和卖房产来扭亏或增加非经营性利润的上市公司并不鲜见。但是一面承受着巨大的亏损压力,另一面靠费经营性利润又要进军另外一个投资巨大的产业的公司,却并不多见。

《华夏时报》记者了解到,5月25日有着“中国保健品第一股”之称的交大昂立(600530.SH)发布公告,称公司及其下属子公司上海昂立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简称“昂立房产”)以2869万元的价格转让上海蕰川路1555号北上海商业广场63套商铺,本次昂立房产存量房产转让完成后,将增加当期合并报表800万元的收益。

而在此前1月30日,交大昂立曾发布公告,与上海佰仁健康产业有限公司签署《股权收购意向协议》,公司拟以6亿元收购其持有的上海仁杏健康管理有限公司100%的股权,正式进军养老服务产业。

“交大昂立2018年净利润亏损高达五亿元之多,要完成一笔6亿元的收购,资金压力肯定很大,卖掉并非上海旺铺的房地产来纾解收购的资金困难不难理解。只是交大昂立在巨亏之下进入投资长、回报慢的养老产业,不知这‘远水’能否解得了交大昂立的‘近渴’。”上海一家券商医药板块分析师周平(化名)对《华夏时报》记者分析。

值得关注的是,在抛售这数十套商铺之前,交大昂立在前几年一直靠着卖手中持有的股票维持着业绩不亏。

抛售金融资产“催肥”净利润

6月3日,本报记者统计发现,交大昂立近年来一直通过出售手中所持股票来“催肥”净利润。

在2016年的时候,交大昂立曾持有1400多万元的交通银行股票,6.63亿元的兴业证券股票,2.6亿元的国泰君安股票(以上为账面价值归为可供出售金融资产),但之后均遭抛售。2017年11月30日,交大昂立发布公告,在2017年10月13日至2017年11月14日,公司以237.8万元出售兴业证券30万股票,占兴业证券总股本的0.0045%。减持后公司尚持有兴业证券股票7940万股,占兴业证券总股本的1.1857%。本次减持扣除成本、税费因素后,对交大昂立2017年第四季度净利润的影响金额约为125.59万元。在今年2月25日,交大昂立累计出售公司所持兴业证券4995万股,不再持有兴业证券股份。

交大昂立今年2月的减持公告中显示,如果最终公司将兴业证券股份分类为“以公允价值计量且变动计入其他综合收益的金融资产”,则本次兴业证券股份处置预计将影响2019年其他综合收益6800万元左右,对净利润的影响为0元;如最终公司将兴业证券股份分类为“以公允价值计量且变动计入当期损益的金融资产”,则本次兴业证券股份处置预计将影响2019年净利润6800万元左右。

事实上,被抛售的不只兴业证券,还有国泰君安证券。在2017年,交大昂立两次通过上海证券交易所股票交易系统清空所持国泰君安证券股票840万股,占国泰君安总股本的0.09%,累计成交金额约为1.67亿元,全年增加其零利润约为1.08亿元。

而凭借出售兴业证券和国泰君安证券的股权,也“催肥”了交大昂立2017年4498万元的净利润,2017年整个交大昂立的净利润才1.6亿元。危机在此时或许已经埋下。

养老产业胜算几何?

在业内人士看来,靠抛售金融资产来“催肥”净利润,交大昂立“底裤”最终还是被扒了个干净。

《华夏时报》记者了解到,4月20日,交大昂立发布2018年年报,公司营收2.6亿元,同比下降7.8%,归母净利润-5.06亿元,同比下降415.42%,为10年来首亏。

对于净利润的巨额亏损,交大昂立表示,主要是受联营企业泰凌医药(01011.HK)业绩亏损及计提相关长期股权投资减值准备影响。3月30日,交大昂立联营企业中国泰凌医药集团有限公司发布2018年度业绩公告,年内亏损 9.64亿元。截至2018年12月31日,交大昂立持泰凌医药22.28%的股权,该年交大昂立计入权益法核算投资收益-2.11亿元。鉴于泰凌医药的经营状况及股价变动,交大昂立于本年计提长期投资资产减值损失3.24亿元,两项合计对本年公司利润影响金额为-5.35 亿元。

6月3日,《华夏时报》记者就什么原因导致2018年泰凌医药高达近10亿元的亏损致电泰凌医药上海办公室工作人员,遭对方挂断电话。

交大昂立的巨亏还受到主营业务的影响,保健品业务是公司营收的主要来源,但其营收已连续6年下滑。2012年公司保健品营业收入为3.12亿元,而2018年只有1.35亿元,整体下降56.73%。而同期保健品在公司总营收中的占比从84.08%下降到55.24%,基本和公司的其他收入持平。去年,其保健品业务营收同比下降16.43%,净利率为-211%,同比下降271.7%。

作为保健品行业的明星股,交大昂立曾有过傲视群雄的业绩。2012年,公司仅保健品业务营收就达3.12亿元,占总营比重为83.11%。此后,交大昂立保健品业务营收连年下滑,2013年至少2017年,营收分别同比下降8.14%、14.17%、24.52%、11.01%、2.38%,加上2018年16.43%的下滑幅度,六年连跌。

正是主营业务保健品销售逐年下滑的颓势,让交大昂立开始谋求新的利润增长点,并逐步往医养大健康产业转型。从2015年10月2日至2016年10月3日,上海交大昂立股份有限公司及全资子公司昂立国际通过二级市场及协议转让,总共收购在香港联交所主板上市的泰凌医药22.97%股权,成为其重要股东和战略投资者。

泰凌医药产品覆盖肿瘤及血液系统疾病、消化系统疾病等多个治疗领域,交大昂立期望借此进入医养大健康领域,却反而被其拖累。6月3日,《华夏时报》记者又致电交大昂立董秘办,询问公司未来会否减持或者出售泰凌医药股权,被告知一切以公告为准,董事会会综合考虑。

交大昂立最终将视线锁定在上海仁杏健康。仁杏主要业务为老年医疗护理机构的运营及管理,包括向医院、护理院、养老院提供管理咨询服务,以及自营医院、护理院的运营,以老年人医疗、康复、护理为主。公司成立于2016 年 1 月,隶属于上海佰仁健康产业有限公司。对于本次收购,交大昂立寄予了“改善公司资产质量,进一步增强公司核心竞争力”的厚望。

交大昂立称,在本次交易之前,公司主营业务为食品及保健食品的原料和终端产品的研发、生产、销售,而这笔交易之后,今后将逐步转型大健康领域,打造成为医药大健康产业投资、整合的平台型公司。在此次收购中,双方还签订了业绩承诺书。上海仁杏承诺,在业绩承诺期内(2019年、2020年、2021年)累计实现的净利润不低于1.5亿元。据了解,2018年,上海仁杏的净利润为1033万元。

交大昂立一名中层管理人员也告诉《华夏时报》记者,公司上下现在非常忙,主要是因为接手上海仁杏了有很多工作要做。

对本次收购,经济学家余丰慧则表示乐观,认为未来养老产业有无穷多商机,从长远来看,交大昂立转型养老服务业是绝对正确的选择,不要看它一时的资金困难。

周平则对《华夏时报》记者表示了两个疑问:一,交大昂立账面资金仅1亿多元,在金额不足的情况下如何实施这笔高达6亿元的现金收购;二、养老服务业属于典型的投资长,回报慢的行业,如何在短时间内提振交大昂立的营收和利润?

来源:华夏时报 (责编:liuxinyue)

关注直销100官方微信公众账号:搜索“DS100”或扫描下面的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