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仁药业业绩难振 “直销大王”周希俭黯然离场 | 直销100
2019/07/24

华仁药业业绩难振 “直销大王”周希俭黯然离场

直销大王”周希俭2016年入主华仁药业时,公司正处于业绩下滑、重组失败的历史最低谷。彼时外界都好奇,直销界的风云人物能给这家药企带来怎样的新气象。

然而,三年过去,华仁药业的业绩依旧未有气色。周希俭曾试图把直销模式带入华仁药业,在肠内营养制剂上发力,但至今直销牌照仍不见踪影。华仁药业对时代周报记者表示,目前公司已注册的产品尚无适合的保健食品用于申请直销牌照。

随着对知名化妆品企业韩后的收购计划告吹,加上今年3月底布局工业大麻后迟迟未有进展,周希俭最终无功而返,只能将股权转让给西安国资。华仁药业对时代周报记者表示,公司本次引进国资优势资源,有助于增强上市公司的可持续发展能力。

华仁药业的“周希俭时代”就此落幕。而在引进直销和跨界并购都失败的情况下,曲江金控的入主能为华仁药业带来什么活力,仍是一个问号。

谷底接盘

华仁药业再度易主,距离上一次实控人变更才刚过三年。

7月1日,华仁药业公告,公司控股股东广东永裕恒丰投资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广东永裕”)及永裕恒丰投资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永裕恒丰”)拟转让20%股权,受让方为西安曲江文化金融控股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曲江金控”)全资控制的天授大健康,转让价格为4.8元/股,转让总额11.35亿元。

值得注意的是,5月7日签署股权转让协议确定11.49亿元的对价之后,双方又于6月27日签署补充协议,将转让总价下调了1400万元。

即将成为华仁药业控股股东的天授大健康由曲江金控设立,曲江金控的出资方有西安曲江新区管理委员会和曲江新区财政局,均有西安国资背景,因此公司实控人将变为西安曲江新区管理委员会。

目前,广东永裕和永裕恒丰分别持股16.92%和9.74%,前任控股股东华仁世纪集团则持有15.18%。股权转让以后,天授大健康将持股20%,成为第一大股东。永裕恒丰将继续持有6.66%的股份,但相应的表决权委托给天授大健康。

广东永裕和永裕恒丰实控人都是周希俭。2016年7月,周希俭入主华仁药业,以16.58亿元的价格收购华仁药业26.46%股份。其时,华仁药业业绩不振,资产重组失败,连续三年增收不增利,2015年净利润下滑到上市五年来的最低点。

华仁药业的主营业务是非PVC软袋大容量制剂的生产研发,专利产品腹膜透析液是国内唯一批量上市的非PVC包装产品,并通过投资将业务扩展到血液净化、医疗器械、包装材料、医药流通等多个领域。

腹膜透析液也是公司营业收入增长的重要源泉,2015年销售收入同比提升289%,但开拓市场同时带来高额销售费用,当年仅市场费一项就从5378万元上升到9237万元。在这种情况下,2015年,华仁药业虽然营业收入同比增长20.63%,但是归属净利润却下滑了59.15%,经营性现金流更大幅减少71.38%。

业绩重压之下,华仁药业试图通过资产重组自救。2015年2月,公司因重大资产重组停牌,到5月份才公布以34.4亿元购买红塔创新的计划,通过向其股东云南红塔集团等发行股份实现。

如果收购完成,并表之后华仁药业将获得翻倍的净利润。但到了12月,这笔历时将近一年的收购却戛然而止,理由是股东和华仁药业在红塔创新2015年的净利润分配问题上无法达成一致。

重组失败后,原控股股东华仁世纪集团只得在次年将上市公司部分股份转让给周希俭手下的广东永裕和永裕恒丰,华仁药业三年的“周希俭时代”正式开始。

直销之路难行

被称为“中国直销系统之王”的周希俭,操盘华仁药业时也显得有些束手无策。

周希俭出身于安利,成名于美国直销公司如新,后又转战中国本土直销,加入月朗国际。 后来他加盟南京中脉,并成为中脉健康产业集团董事局主席。目前,周希俭还是港股上市公司道和环球(港股00915)(00915.HK)的董事长,该公司当前股价低于0.2港元,2018年亏损5.78亿元人民币。

2013年,周希俭创立广东道和投资产业集团,旗下的道和酒业出品的“道和国韵”酒单瓶售价43万元,并承诺购买金额到一定数量时买家可以获得中脉在纳斯达克上市公司的原始股分红。该产品后来被证实为诈骗,2016年引发多地投资者集体维权,被卷入的金额超过百亿元,但后来事情还是不了了之。

也是在2016年,周希俭接过华仁世纪集团手中股份,在当年9月出任华仁药业董事长,弟弟周强成为公司法定代表人和总经理。

2019年第一季度,公司实现营业收入3.3亿元,与去年同期基本持平,归属净利润490.8万元,同比增长116.6%,公司在财报中称,调整业务结构和财务费用减少是主要原因,由于募集资金到账,财务费用同比减少52.4%。

将直销模式带入华仁药业,曾是周希俭意图提振公司业绩的途径之一。2017年1月,华仁药业公告称,公司已有腹透业务的渠道资源及健康产品适合直销模式的特点,拟向国家商务部申请直销经营许可证。

中国市场学会直销专家委员会秘书长龙赞告诉时代周报记者,从实践来看,直销方式最能培育忠诚消费者与品牌依赖度,企业通过一段时间的积累,固定的消费群体形成以后,就会迎来销量的井喷式增长与长远的销售渠道。

然而,直到目前,上述直销许可证仍未获批。华仁药业对时代周报记者表示,目前公司已注册的产品尚无适合的保健食品用于申请直销牌照。

6月,商务部发布了《关于发布直销备案产品、直销培训员和直销员复核登记结果的公告》,完成复核登记的共有89家直销企业,涉嫌传销犯罪的直销巨头权健、华林被摘牌。龙赞告诉时代周报记者,此次商务部对权健、华林两家直销企业的处理,反映了国家直销管理部门严格监管的态度,从“严进”到“严进严管”的“双严管理模式”正式确认,今后对直销牌照的审批流程会更加严格。

2018年年底,华仁药业着手收购韩后化妆品股份有限公司。由于韩后在本土日化行业已经有较高知名度,而且背靠红杉资本,外界认为是韩后欲借道华仁药业上市,并且可以通过与周希俭合作拿到直销牌照。

然而,此次重组也在2019年6月告吹,对于终止原因,华仁药业只称“鉴于资本市场环境发生变化,交易双方就核心条款未能达成一致”。

如今看来,收购韩后更像是周希俭挽救华仁药业的“最后一搏”。

来源:时代周报 (责编:liuxinyue)

关注直销100官方微信公众账号:搜索“DS100”或扫描下面的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