市场观察:社交电商为何购物层级返佣是在打法律的“擦边球”? | 直销100
2020/10/24

市场观察:社交电商为何购物层级返佣是在打法律的“擦边球”?

  一场疫情催生的“隔离经济”,加上持续发酵的“私域流量”,直接将“社交电商”送上了2020年的风口。前有淘宝、京东、拼多多各大巨头加码布局,后有大批创业者入局抢滩,社交电商或许正迎来一个持续火爆的时代。然而,诸多社交电商拉新模式也遭到主流媒体普遍的质疑。

  普遍拉人头返佣的社交电商模式

  据悉,社交电商平台购物返利,是近几年兴起的一种模式,据不完全统计,国内有超过2300家企业的产品中包含“返利”两字。近年来,随着新零售业态不断发展演变,社交电商成了创投市场的宠儿。销售增长数据抢眼的同时,吸引了资本的布局。而《中国社交电商行业发展报告》公布的数据显示,我国社交电商市场规模将在2020年突破万亿级别。

  社交电商在受到创投青睐同时,也受到一些“想挣大钱者”的欢迎,尤其是那些能够返利的社交电商。而他们挣钱的方式,就是拿佣金。社交财经观察发现,大部分社交电商都有“佣金详解模式”,归纳为一句话,就是“每个级别收益百分比差距很大,等级越高,收入越多”。

  此外,这些“社交电商”都有自己的专属APP,很多是都类似于京东淘宝拼多多的电商平台,看起来十分的高大上,十分的潮流。但是他们的方式不会变,都是通过宣传,让入坑的人交会员费,然后让你继续拉人头,每拉一个人就会有相应的佣金奖励。

  律师:它不是犯罪的传销模式

  这种层级返佣的模式,是否涉嫌违规?相关律师表示,不属于犯罪的传销模式,但是在打法律的“擦边球”。在司法实践中对传销的定性,最重要的就是对层级性计酬的定性。虽然这些平台的相关佣金和计酬是层级性的传递,但其主要业绩来源,都是来自于其会员购买商品后产生的佣金,因此可以判定其是以销售商品为主要目的,以销售商品的业绩为计酬依据。“因此它不是犯罪的传销模式。”

  “从目前购物层级返佣的模式来看,虽然层数达到三级以上,但其核心是以销售业绩计酬,且以销售真实的商品或服务为目的,所以跟传销有本质区别。”以上律师表示道。

  “这类传销骗的钱一般不多,打着交学费和会员费的名义骗钱,顶多几百元。因为交钱太多的话,风险太大,容易触犯法律。而且交钱多容易被人识破,因为这类传销所骗的都是底层想要发财的人,本身没什么钱,学费太多的话反而让这些人冷静下来认清骗局。这些人要是被骗太多钱绝对不会善罢甘休。”据反传人士表示:“几百元钱,很多人容易接受,而且就算反应过来,也会抱着花钱买教训的心态放任自流。而且互联网覆盖范围广,人流量大,上当的人多,就算几百块钱,积少成多也是一笔可观的收入。而且互联网追查起来比较麻烦,相比传统传销窝点,更加隐蔽安全。”

  据不完全统计,社交电商处罚案例中,明确有没收情节的就有14起,案件中所涉及的违法所得最高为73065766.23元,最低为1000元,其中0-1500万区间最多,为12件,占比为85.7%。

  社交电商只是看上去很美丽

  据悉,被誉为社交电商“五强”的中国有赞、微盟、蘑菇街、云集、如涵控股相继发布2019年财报。对比这些财报可以发现,这五家社交电商公司中,只有微盟实现盈利,其余四家全部陷于亏损。

  根据财报,在净利润上,2019年,微盟借助SaaS服务(Software as a Service 软件即服务)实现盈利3.11亿元;而如涵控股、云集、有赞、蘑菇街的亏损额分别为:0.955亿元、1.26亿元、5.92亿元、22.24亿元。

  中国有赞和如涵控股皆因销售成本和营销费用的大幅增加而导致亏损。数字显示,去年中国有赞的销售成本大幅增加,销售费用率也从2018年的31%提升至2019年的45%,与此同时,客户留存率却比较低。而如涵控股2020财年三个季度的营销费用分别为7414万元、8017万元、8760万元,占比毛利润的比例均超过了50%以上。

  蘑菇街陷入亏损的原因除了主营业务增长乏力之外,之前投资美丽说整合失败造成的商誉减值也是一个重要原因。蘑菇街财报显示,2020年第三季度(2019年10月1日至12月31日),公司总营收同比下滑26.6%;净亏损16.346亿元,同比扩大37.7倍。

  云集则由于核心业务模式出现瓶颈导致营收下降,利润下滑。财报显示,云集的核心业务“会员制”业绩不断下滑,第四季度会员项目收入同比下降84.3%。2019年云集总营收同比下降45.15%。

  事实表明,社交电商只是看上去很美,现实却很骨感,能收割到其中最大红利的还是阿里巴巴、腾讯、京东等互联网巨头,其他小型社交电商要从中分羹,还有很多功课要做。

  文章来源:中新融媒

关注直销100官方微信公众账号:搜索“DS100”或扫描下面的二维码